这样就好。

Hi! I'm Lian Wei ( 连伟 ).

微博 / http://weibo.com/azurelianwei
微信 / lianwei1223

E-mail / 467180820@qq.com

Musée Magazine No. 8 Vol. 2

Musée Magazine No. 8 Vol. 2

— 1 week ago
Musée Magazine No. 7 Vol. 2Energy

Musée Magazine No. 7 Vol. 2
Energy

— 1 week ago

3月8日


又是那个虚拟的地方,3552工厂和某个主题公园的结合体。

我貌似跟谁走在那儿的路上,该吃午饭了,就去了以前梦到过的食堂。一个很帅的陌生欧洲男生坐在那里,我旁边坐着一起进食堂的陌生老头和一个小伙子,我们坐在一个条凳上,古装剧和农村里会见到的那种条凳,还有跟条凳配套的桌子。有对白,不记得了,总之惹怒了老头,因为那个外国人。突然老头强吻了我,我推开了他,他恼羞成怒,抄起了他担子里的砍刀,要砍人,目标是那个外国人,隐约觉得还有我,就在食堂阿姨用推车挡住老头的时候,我跑了出去。

门口有一个池塘,乳白色,我跳了进去,而且居然自己第一次游泳就成功了,我游到了池塘边缘。回过头,在池塘中心,老头被一个女的杀了,是小Y,但是梦里的设定是小Y也会杀我。所以我爬上岸,继续跑。在池塘边里,水草丛中,栖息着一只怪兽——龙头,黄脸、脖子前面是偏红的橙色、后面绿毛,周身鳞片,只露出水面一个头和长脖子,像麒麟脖子的长度,长颈鹿的角。回到剧情,我又跑到了GYH房子的后面,接着跑到了一个发电站附近。小Y距离我还很远,我便拐弯到发电站用青砖砌起的水渠。其实我没看到水,貌似水面很深,渠也很窄,我便跳了进去……梦醒。

我的一条腿支着,脚踩在另一条弯着腿的脚上。仰面躺着,背后留冷汗——有种在梦里被刺到后背的感觉。

对了,那个怪兽没有攻击人的迹象,就那样静静的呆在水里,状态很像鳄鱼。我确定它在梦里是活的,它有随自己的视线扭动脖子,我上岸时它有向后退开。当时我还有担心它会不会攻击我。



3月11日


第一天,夜。

我在类似老家的地方,爸妈,我,GZW,SX,共处一室。

夜里,我爸妈离开屋子几分钟的空隙,GZW跟SX做了起来。梦里的画面是GZW托着SX的下半身,似乎有吸吮,有一个蓝色的轮廓光,SX女阴和稀疏的短毛的形状被蓝色勾勒,很清晰。

我爸回来了,他们慌忙停了下来,假装睡觉。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聊了起来,我爸跟他们说,可以做,不用管我,我妒忌也活该,谁让我没对象什么的。梦里我很困,故意在我爸说完之后用很大的声响弄了下被子,睡了。

第二天,白天。

我在学校,类似初中的地方,但是应该是大学毕业的时候,但是也有高中同学。同宿舍的人在清理东西,他们把我的东西清空,不让我住了。

我回去宿舍,TWR把一个内裤丢到我头上。似乎是红白拼色,又亦或是纯白色?硬邦邦的,沾满精液之后变干的样子。梦里也很困惑,不知道内裤是不是我的。被推出门时,仰面倒了,头磕在地上。土地,但还是破了,手上有沾到后脑勺微微渗出的血。

他们说,别装了。我自己站了起来,戴着一顶鸭舌帽,扶着墙走了。其实没扶墙那么严重,我只是有一点晕,还能好好走路,我只想让他们注意到,我真的磕破头了。路程不长,但是走到一半的时候,回过头,他们都不见了。

我在找可以看病的地方,很快就到了,但是天已经变成了晚上。是武警院,小时候一直住的地方。但是梦里房子更高,更密,更像是一个迷宫。到了,可以治好我的,是一只白猫。普通的白猫。普通的大小,四条腿走路,不会说人话。我没办法跟它沟通。它从院子里跑了出来,我跟着它,没有目的地。在一个过道里,我看到前面有两个穿黑衣服的人,在很远的地方。瘦高,身体四肢很长,很卡通的比例。梦里我知道,他们是入室偷窃的贼。他们看到了我,绕啊绕的,快从别的过道出来抓到我了。

这时我看到,他们有枪。于是我开始逃跑。迷宫的附近有一个长满野草的土坡,那儿有个很破的小房子。土地庙?亦或是小教堂。门口有一道很窄的沟,没水,很深。

无处可逃,我又跳入了那里。梦醒



3月23日


黑夜,纯黑色。

红砖铺就的院落,低矮的围墙上面有用砖砌成的方形的蜂窝般的镂空,芦苇丛生,像被废弃的小院。

我一丝不挂地躲在围墙边的芦苇丛里,因为看到有白光从外面通过墙上的镂空射入院里,潜意识告诉我,不能被发现,但也说可能LYF会来。

一只猫,因为没有任何光亮无法看清颜色,站在墙头。「别睡着啊」她对我说,声音不真切,她反反复复的说着同样的话。我被吓到,仰面倒在院子的一个坑里,坑底铺满了厚厚的芦苇。那只猫,还在语气认真的说着,「别睡着啊」。

左上,有像贞子一样的长发女人伸着两只手臂,面贴地,趴在院子里的桌下。有道白光,那个女子变成一个正常的女学生,她的身后是坐在一个躺椅上的她的男朋友。女生穿着男款白色T恤,下身似乎没穿。周围环境突然跟着都亮了起来。

我在狭窄拥挤的街道里走着,意识告诉我,这里是我的小学,虽然我是已长大现在的我。一间瓦房,黑砖,两个门,密密麻麻的老人在这里出出进进,一个女生似乎在控制着,她死死盯着我。不知何时我的手上有了一把金属的细长的水果刀。我在那间瓦房里外来回走着,用刀划开人群。刀划过的线使灰色的人们的换了一个更复杂的脏色——五颜六色混在一起,泔水里的油光的颜色,从刀口晕开,直至改变所以颜色。再次划开人群,再变成人们本来的黑灰色。不断反复。

出现两个来抓我的人,他们有武功,其中一个很像赵文卓。被追赶着,在一个砖红色的屋顶上被抓到了。后来似乎还发生了什么,不记得了。梦醒。

动不了,很害怕,怀疑是不是被鬼压床的时候,发现自己的双臂十字交叉在胸前。去了下厕所,回来,决定把这个梦记下来。

— 3 weeks ago
P

晚上梦到他
梦醒
天还没亮

晨勃的时候
想念着

想压在他胖胖的身体上
强行夺走他的吻

想舔乳 头的时候
抚摸他还未被开垦过的菊花

想紧紧抱着他
把精 液射到他的身体里


这不可能

想至少 为他口交

在舔舐卵 蛋的时候
偷偷把舌头伸向菊花

说服他肏 我
告诉他
「想象我是你最喜欢的女人
闭上眼睛」

在他射 完休息的时候
把那两只肉肉的脚 放到我的脸上
去抚摸他毛毛的双腿

恳求他
用两只脚掌夹住我的小伙伴
让我射 在他的脚心和小腿上

— 3 weeks ago